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 > 正文
喝酒与喝茶

我喜欢喝酒不喜欢喝茶,这大概与我个人的脾气性格有关。我这人血气壮,脾气坏,喝了酒又愈发的胆子壮,属于那种以酒壮胆的人,而不是酒壮英雄胆的人,因为我知道我不是英雄,只是个草民,但不是草寇,这于我善良的本性所决定。

我喜欢喝酒是从小就开始的,少年时父亲就让我喝酒不让我抽烟,父亲认为小孩子嘴上叼个烟卷儿,像个小流氓,所以不让我抽烟。父亲喜欢喝酒,拿碗喝,一喝一碗一喝一碗,后来喝成了肝硬化腹水,就去世了。父亲支持我喝酒,我从小就大胆喝酒,喝了酒就觉得有一股豪气冲撞在心胸里,就想打遍天下不平事,就觉得酒好。到现在,也不是到现在,就是十年前吧,我发现自己的手总是颤抖,喝二两酒下肚,手就不抖了,医生说是喝酒喝的,再喝就脑萎缩了,其实我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已经过早的衰退了,其实已经脑萎缩了。这以后呢,我就尽量少喝酒。

想起小时候揣着一个扁酒瓶去上学,上课上的麻烦了就掏出酒瓶喝两口,老师找我父亲告状,父亲只是笑,不表态,这让我想起来就觉得酒好酒亲,就难免过几天要放纵一回,喝多了就到野地里的大树下睡一觉,睡成死猪,就觉得是神仙过的日子。这就是酒境界,酒境界是让人蔑视一切,完全是一种心灵的放松或是心灵的自白,也只有那种时候,人才是自己的一个人,待到酒境界过去,自己又不是自己了,自己就要把自己伪装起来,活出别别扭扭的感觉,特别是脸上,笑也不是,哭也不是,那是很不是人的样子。喝了酒就不那样了,喝了酒就是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全凭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做,那是真好,所以人们大凡喝酒想喝醉时,都是想恢复一下自我了。

若是说到喝茶呢,就觉得喝不到喝酒的那个境界,我本来从父亲去世就患了失眠病,又听说喝茶让人兴奋,平日里就自觉抵制茶,不敢喝,怕喝了茶更不能入睡。酒喝多了是睡,茶喝多了是不睡,不睡就要想事儿,想好事儿高兴,想坏事儿就痛苦,而我又大多数是想坏事儿,所以还是喝醉酒睡觉的好,这就让我惧怕喝茶,因为酒能让我糊涂,茶却让我清醒,我害怕清醒。

我听说喝茶起源于神农,兴起于汉朝,兴盛于唐代,唐代是盛世,人们忧虑少,无忧无虑地清醒着,喝喝茶更清醒,清清醒醒地看着太平盛世,的确是挺好的事情。这就是说,酒和茶是和人的处境发生紧密联系的,特别是和心紧密联系。就说眼下吧,我看到许多穷人经常约到一起喝酒,喝很便宜的酒,一人喝一瓶,人们管那种酒叫“狗龇牙”,就是喝一口辣得龇一下牙,而他们还是喝,喝醉了就吹牛,就在吹牛中满足自己的心愿,把自己从苦恼中拯救出来,有一天喝死了,也是高兴而死。这些人不大喝茶,跟我一样不大喝茶。

好像喝茶的人大多数是有权有势而又有雅兴的人,这些人很注意保护身体,总想多活些日子,他们知道喝茶比喝酒好,喝茶有助于身心健康,特别是醒脑开胃,这些人要保持清醒头脑是很正确的,因为官场市场和江湖险恶是一个意思,不保持清醒头脑真是不行。我发现喝茶还真能喝出头脑清醒来,因为不多喝茶,感觉就更明显。有一回,我到内蒙一个叫黄花沟的地方去避暑,晚上吃了太多的手扒羊肉,吃得肚胀,老乡说你得多喝茶才好消化,茶是砖茶,里面加点盐,喝起来还真是特殊还真是好喝,就喝了不少茶水,结果是彻底睡不着了,清醒得跟白天抵抗着宰杀的羊一样机灵躁动。怕影响朋友睡觉,灭了灯,就坐在炕上往窗外看,看黑夜,看着看着,那黑夜就雷鸣闪电,就下起了暴雨,就觉得大自然和人世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的好好的,就突然间闹出了动静,所以紧着清醒都难防突然,若是糊涂着,就更防不住了,这样看来,还是喝点茶,清醒着好。

我对茶记忆最深的事情还有一次,在云南大理买貔貅,当时喝多了酒,买了对貔貅抱回旅馆,等酒醒后发现貔貅是石膏粉造的,不是石雕,心里觉着别扭,就走到大理街上去,找到一家门面挺大的玉石店铺,掌柜的不先说貔貅价格,让我先喝茶,我说你少扯淡吧!喝得哪份子茶,中午上当受骗,哪能静下心来品茶呢?掌柜的说,这你就更得喝茶了,你心怀愤怒,眼里就会全是愤怒,好东西也会看成坏东西,喝了茶,你再看东西,看好了买,看不好不买,就当作交个朋友。掌柜的要给我喝普洱茶,掌柜的很讲茶道,就开始慢慢的冲茶,把第一冲的水倒了,说是喝普洱茶不喝第一冲,第一冲是洗茶是去异味,从第二冲喝起,茶才好喝,才越喝越清香。他慢慢的做活儿,我慢慢地看,看着看着就觉得这小伙子变成了一个做事细腻的女孩子,我甚至觉得他的手指都变得像女孩子的手指了,细细的、尖尖的,有点暖昧传情的样子。

我的急躁心理也随着这女孩子一般的小伙子渐渐地走向着平静和舒缓。还没等人家让我喝茶呢,就觉得这茶真是好喝了。我俩边喝茶边说话,喝着说着,竞好像是很久很久的一对老朋友,这就让我承认了茶的社交能力,承认了茶是交友的一种好东西。喝了一气茶,讲了一气天南地北的事情,觉得心情舒缓了,就心平气和地开始看货,小伙子向我介绍这是什么玉石雕的,那是什么玉石雕的,我觉得花钱花到这份儿上,心里还真是舒服,还真是尊贵。这一回我喝了茶,头脑很清醒,就看货看得仔细,最终看好一对棕红色的貔貅,公的霸气,母的雍容,我还看到母貔貅左脚的最小脚趾有点残缺,从残缺处看,的确是石头,是石头就好,玉不玉无所谓,别再是石膏粉就行。我想我能看的这么细,大概真是刚才的茶道起了作用。以后呢?我只要看到茶就想起那一对让我喜欢的貔貅,只要看到那一对让我喜欢的貔貅就会想到在大理喝茶逐渐喝到心静的感觉,就觉得喝茶也还是真的有点意思,有点稀奇,有点好处。

0
0
 
广告
广告